首页 > 新闻速递

唱罢饮水词

“从争唱饮水词,纳兰苦衷几人知”纳兰容若,那多情善怨的翩翩佳人,你的苦衷,你的过往,有几人晓得呢?他自诩是天上薄情种,不是人世荣华花,他持有康熙大帝身旁的一等侍卫之荣耀,不应该是骄傲与幸运的吗?可从他的词中,“山一程,水一程”“风一更,雪一更”,倾吐的大多却是无聊。容若想要的,可能等于知已与与知已的长相厮守。“非文人不克不及多情,非佳人不克不及善怨”容若为一代佳人,多情又善怨,以是能力把他的忧伤倾吐的如此婉丽凄清,哀恸顽艳。屡屡提到纳兰词,便想到了那一串凄美的恋情,“断梦几能留,香魂一哭休”“一纸乡书和泪揩,红进此夜团栾月”“恰是辘轳金井,满砌落花红冷。蓦地一邂逅,苦衷眼波难定”。情万万,意脉脉。容若爱上了借居在纳兰家的表妹,却受到了母亲的激烈支持。最初,表妹被怙恃送到宫中,凭仗她出众的才华,被选为妃子。容若曾扮为僧人进宫看她,何如宫中规则的森严,两人不得谈话。那一刻,孤影成形泪湿衣。“终身一世一双人,争教两处断魂”。纳兰爱上了卢氏,并娶其为妻。“微云一抹遥峰,冷溶溶,恰与个人清晓画眉同。红烛泪,青绫被,水沉浓,却与黄茅野店听东风”。作为康熙身旁的一等侍卫,他在家中的日子并不多,只得填写思念家室的词作,在客舍,一番孤寂!几年伉俪,树立了深沉情感。卢氏却归天了,“唱罢秋坟愁未歇,春丛认取双栖蝶”。或是颂词当哭,为性命中最深的爱恋,散作云烟。老婆的死,让容若伤心欲决,落花时节,他望满地残红,想起今日的闲情轶事,想起亡妻的种种利益,忍不住黯然泪下,感恩断肠,“此情已自成追忆,寥落鸳鸯,雨歇微凉,十一年前梦一场”。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什么时候秋风悲画扇”。这是梦,太美太美,似梦似幻。或说,可能纳兰容若的终身等于梦与实的瓜代而形成的,梦实瓜代,孕育出一代多愁善怨的清朝佳人。总之,阿谁名为沈宛的江南女子与容若相遇了。他们的邂逅,是在一个江南画舫,一片绿纱窗下。她,皓齿蛾眉,眼中似有盈盈秋水,纤纤玉指拨动着琴弦,弹一曲自谱《长命女》。他们泛舟湖上,交杯换盏。他在江南遇到了诗样的女人,那女人带给了他诗的甘甜,梦普通的美妙,她生在江南,有着其余几人不可相比的气质与美。置信性命,等于一曲无字挽歌,漫过心际的孤独,早已蔚然成冰,而阿谁江南女子,是这纳兰心中最美的音符。梦与实,虚与幻,像破碎与美丽的镜子同样,加添了容若的终身。凄惨而美妙,忧伤又幸运。“从唱罢饮水调,纳兰苦衷我已知”。

卧龙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