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速递

雾霾天准确降落!揭秘战斗民族的飞行员怎样炼

米荆玉 周慧敏的男友偷情——我们昨天原本打算把“地狱全面结冰,18层业主拒交取暖费”放在头版的,结果撒旦本人谦虚地把头条的位置让给了倪震。拥有周慧敏这样的女友,我们想当然地认为倪震会把绯闻的念头用强力胶黏在大腿内侧。面对倪震的热吻照片,一大批男性读者怀着敬意擦去了报纸上的指纹,以保持自己在偷情这件事上的清白和貌似无知。 根据个人毫不专业的眼光和绝对没有的经验来看,倪震与辣女茆茆当时非常热情地互相翻阅对方的口腔,有点像在分享上一次的咽喉炎留下的证据。然而之后倪震与茆茆各走各的路,五分钟的热吻后他擎着一锅沸腾的情欲回家慢慢冷却。为何?我想真正的原因应该是:倪震准备彻底告别周慧敏,他持续地对热辣女孩这种能引起男性广泛共鸣的罪过进行考察,又不想沦落到真正需要洒圣水赎罪的境地,只是证明自己在爱情领域的余威尚在而已。 波伏娃谈到自己的爱情时说:我和所有人一样,一半是同谋,一半是受害者。周慧敏也应该如是。她在浪子与玉女的双边关系架构下经营两性关系,又以“不结婚、不生孩子”的信条推动了浪子更浪子、玉女更玉女的现状。在一段感情的终点,我们不会因着谁跟新情人分享扁桃体时被曝光而评判对错。我们会被以下的真理评断:爱是恒久忍耐,又有恩慈。爱是不嫉妒,爱是不自夸,不张狂,不做害羞的事;凡事包容、凡事相信、凡事盼望、凡事忍耐,爱是永不止息。猜猜看,到底谁更爱着谁? 

卧龙亭